当前位置:主页 > 书香校园

《俄罗斯的形象》:从视觉艺术认识俄罗斯

编辑名称:xjh2021-07-13

来源:

《俄罗斯的形象》:从视觉艺术认识俄罗斯俄罗斯拥有庞大的历史文化遗产和纪念碑式厚重的文学和艺术传统,因地缘因素,中国公众对俄罗斯艺术有着由来已久的亲近感。

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于润生新作《俄罗斯的形象:艺术体裁的修辞研究》(以下简称《俄罗斯的形象》)日前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7月3日下午,国内众多俄罗斯艺术史学者齐聚北京今日美术馆·今日艺术学院,举行了一场俄罗斯艺术史圆桌谈暨新书分享会,聚焦俄罗斯艺术史视野下的绘画、建筑、电影等门类研究的个案和方法,以及俄罗斯宗教、哲学、文学、语言学等学科与艺术史的跨学科互动等议题。据了解,本次研讨会线上直播过程中有超过两万观众收看,承办方连称,“完没想到一个学术话题会引发如此广泛的关注。”

《俄罗斯的形象》作者于润生曾于俄罗斯留学,专注俄罗斯艺术史研究。他从表现俄罗斯历史、地理(景观)、人物形象以及收藏等不同方面的艺术作品入手,分别考察了历史题材画、风景画、肖像画和风俗画的体裁及修辞特点,尤其是分析各种体裁将题材转化为视觉所使用的修辞手段,解读艺术作品如何表现俄罗斯国家形象。此外,除了采用艺术史研究中惯常的风格学、图像学、符号学以及社会学等研究方法,本书还新颖地将修辞学的研究视角引入对俄罗斯的国家概念如何在艺术中表达和推广问题的探讨,以重新审视与关照俄罗斯18—19世纪艺术史。

《俄罗斯的形象》:从视觉艺术认识俄罗斯

在当天的活动中,于润生结合新书《俄罗斯的形象》的内容进行了主题性发言,通过“父与子”“他与我”“圣与凡”三个层面,以穿越历史的目光,诠释了俄罗斯艺术史中的重要片段。在于润生看来,18-19世纪的俄罗斯历史是一部帝国史,“在这一个多世纪里,俄罗斯由一个原始、野蛮、弱小、亚洲式的国家迅速崛起为现代、文明、强大的欧陆主宰。但在这个过程中欧洲各国始终以他者的眼光审视这位‘欧洲门口的陌生人’。甚至在俄罗斯内部,人们也意识到国家变革带来的自我认识的改变,并在艺术创作中表现出新观念、新方法和新形式。”

国家形象的研究不可忽视该国的“高雅文化” 《俄罗斯的形象》:从视觉艺术认识俄罗斯

“艺术对历史的表达主要通过历史画和雕塑实践展开。其中,俄罗斯绘画尤其以反映历史事件著称。1757年,皇家美术学院的建立标志着俄罗斯美术教育体制的正式建立,在学院制度中,历史画因其处于体裁等级最高位置而备受关注。”于润生介绍说。他以19世纪俄国巡回派画家尼古拉·格,在第一届巡回画派展览上展出了自己的作品《彼得一世在彼得皇城审问皇子阿列克谢》为例,这幅画的复制品后来为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收藏,“画家用绘画语言展示了父子间的紧张关系,以及他们眼神间的对立,桌子上的台布将同一画面中的两人截然分开,显得泾渭分明。而黑白两色的地板既象征了两者的对立,又如同棋盘,喻示了针锋相对的局面。”

在于润生看来,这幅画中的内容虽然在历史中并没有发生,“没有任何材料表明彼得一世曾一对一审问过皇子,相反,他当时委任了专门的审判团进行了审讯。”但这幅作品同俄国文学家屠格涅夫的小说《父与子》恰成反题,“小说中父子两人的决斗,以儿子的死亡告终。绘画中父子两人的对立实际上也是新旧两种势力间的对立,且也是父亲杀死了儿子。但从人物所持立场上看,彼得代表着未来,阿列克谢则代表着守旧,这场‘弑父’是以代表儿子时代的立场的父亲,杀死了代表父亲的时代的阿列克谢。”

“俄罗斯艺术有自身的特点,在我过往的学习和思考中,我发现它无法完全用已有的研究和话语来框定。”于润生说,在他看来过往对于国家形象的研究一般都是比较外部的研究,近年来不少学者提出应从国家形象的“自我认识”角度加强研究。在《俄罗斯的形象》一书的“结论:艺术修辞中的俄罗斯”章节中,他写道,“传统研究强调经济、政治等领域的活动对国家形象的塑造,但忽视了意识、精神、价值观在这个塑造过程中的表现。

《俄罗斯的形象》:从视觉艺术认识俄罗斯

“中国有了更多俄罗斯研究团队的聚合” 《俄罗斯的形象》:从视觉艺术认识俄罗斯

在个人发言环节,陕西师范大学李雪关注的是19世纪俄罗斯艺术中“看与被看”的问题,以俄罗斯经典美术作品个案为切入点,以期通过超越传统的研究路径,结合文学史,释读图像背后未被发现的生动缝隙。俄罗斯科学院俄罗斯文学研究所糜绪洋博士则对俄罗斯艺术与文学史上两座无法逾越的高峰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巡回展览画派之间的引力和张力进行了解读。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历史学院的年轻学者冉桑蓬秉持问题意识,以扎实而宏观的理论体系,分析了俄罗斯著名艺术家苏里科夫晚年社会身份的变化与原因。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李一帅则关注俄罗斯版画家法复尔斯基其作品及对中国文艺的影响,细致爬梳史料,从中讲述鲁迅先生对法复尔斯基的发现与传播。

浙江师范大学讲师的金丽华新颖地试图从人类学的视角出发,聚焦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旅非期间一批不寻见的精彩作品。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刘思宇博士延续其关于俄苏电影史与电影美学的研究方向,以帕拉杰诺夫、伊里延科的创作做个案分析与研究,释读苏联的“古风电影”与民族文化之间的微妙关系。北京外国语大学俄语学院的艾欣从俄罗斯先锋派艺术符号机制着手,谈及先锋派作品深处的图像隐喻与“能指重叠”,试图解释俄罗斯先锋派如何建构独特的形式语言,以及其符号体系中荷载的新意涵。耶鲁大学助理教授初金一从“艺术救国”的角度重观文艺转型的问题。

以上就是本次分享的《俄罗斯的形象》:从视觉艺术认识俄罗斯全部内容了 希望对你有所帮助